千千小說網 > 我要做閻羅 > 第633章:於皇寺

第633章:於皇寺

作者:厄夜怪客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千千小說網 www.hgphqy.icu ,最快更新我要做閻羅最新章節!

    聲音有些耳熟?

    莫長浩和周先龍對視了一眼,皺眉道:“敢問府君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秦夜微笑著轉過身來:“武陽一別多日,這么快就忘了嗎?還是說貴人多忘事?”

    死寂。

    房間里瞬間死寂。

    周先龍嘴唇有些顫抖,莫長浩則瞪圓了眼睛,第一反應:怎么會是他?

    他怎么會在這里?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是府君?

    中元節……才相隔幾個月,再次見面,已經官居府君,這是地府的天命之子么?!飛都沒有這么快的速度吧?

    “怎么?”秦夜任由那些紅外線瞄準器印在自己身上,輕輕撫摸著諦聽,微笑道:“還想試試本官的成色?放下那些沒用的東西吧,熱武器對本官毫無用處。”

    周先龍最先反應過來,然而他下一步并不是對秦夜開口,而是一把關上了門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聲悶響,莫長浩微張著嘴看了對方一眼,什么都沒說。

    “府君陰氣降臨鳳陽,事態緊急,許校長和李副校長,還有幾位主任都在外面。”周先龍靠在門上,低聲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明明已經分道揚鑣,手卻不自覺地關上了門,居然是自己的第一反應……

    呵……是啊,同僚說得對,其實自己……也挺心軟的……

    “還是主任想的周到。”秦夜有一搭沒一搭地撫弄著諦聽,語音平淡。

    接下來,就是長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周先龍沒有再開口,只是看向秦夜的目光無比復雜。

    有淡淡的喜悅,看到對方過得好的喜悅。

    也有不舍,有氣憤,有很多,更有沒想到是對方的驚訝,種種感情,最終化為一句:“別來無恙?”

    是否……當時自己不追究,他們不會像今天這樣?

    是否……當時自己當做視若不見,陽間會多出第四大最高戰力?

    “還好。”秦夜不咸不淡地回答,摸了摸京巴:“這是諦聽。順便本官還帶了閻王令,還要看本官身份嗎?”

    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過了足足十秒,莫長浩才苦笑道:“這是何必?如果您早日亮出陰差身份牌,我們也不至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至于。”秦夜的感情似乎消失了,回到了符合他百歲老人的年紀,幽幽開口:“陽間要的是穩定,要的是統一。哪怕曾經我亮出了陰差牌。你們照樣會動手。因為……陽間無法容忍‘居心叵測混入隊伍’的陰差。更無法容忍變數——特別是無法控制的陰差!”

    這才是癥結。

    兩人都沒說話,秦夜繼續說道:“除非……我一開始就沒有加入特別調查處,而是以陰差的身份直接出示身份和你們接觸,你們反而更容易相信,是不是很諷刺?”

    “那為什么……”莫長浩沒有說完,他想問,你明明知道,為什么當時不那么做?

    秦夜無聲苦笑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那么做?

    加入特別調查處的時候,誰能想到以后的發展?那時候他多弱?區區拘魂被畜生道主盯上,還帶著閻羅印碎片,他不加入特別調查處又往哪里藏?

    天大地大,沒有容身之處。

    身為府君,才知道府君的恐怖。

    然而,以這種身份加入了,陽間的目光注定不會有相信。陰差加入護國神衛史無前例,更在這種敏感時期,陽間……賭不起。

    能拿捏在手中的棋子才是好棋子,這就是特別調查處數次對他動手的根源。不過,也只是動手,從沒有提過消滅,這,也是雙方最后的底線。

    “類似的話我以前已經說過太多,沒必要再提起這個話題。”秦夜搖了搖頭:“諦聽親臨,可以現身給你們證明。他就是SRC的特級目標‘夸父’。一位閻王,一位府君,特意前來鳳陽縣,為的是陰司事務。別攔路。”

    太過冷漠的對話,讓周先龍心里一片頹然。沉默許久,他點了點頭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主任……”莫長浩欲言又止,看了看轉身離開的周先龍,再看了看秦夜,最后長嘆一聲,走向門口。

    “對了。”就在他們剛要打開房門的時候,秦夜忽然開口:“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徽省,東山省,已經被地府完全掌控。今年春節過后,徽省會設立城隍,土地也會各司其職。而東山省土地同樣到位,城隍恐怕也就在明年之內走馬上任。”

    東山省正在建設城市,打通陰間道路,這和徽省是不同的,徽省是地府本體,他的擴張,是徹底掌握一個省,根本不需要打通什么道路。而并非東山省那樣的暴力開路。不僅要征服王獸,更要打通所有道路。

    周先龍和莫長浩陡然轉過頭來。難以置信地看著秦夜。

    “地府統一陰司,也就是未來幾十年了。會先從沿海幾位府君級別的厲鬼開始……是不是感覺特別慶幸?”

    周先龍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秦夜平靜說道:“曾經在谷城縣,地府向華國政府提出了交換。而本次交換將由本官負責,正好你們在這里,順便幫我帶個話,免得我再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請說。”莫長浩壓抑住激動,沙啞道。

    徽省東山省解放……這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!

    幸虧……幸虧陽間沒有貿然公布靈異真相。看來……這次靈異大潮結束的曙光……已經出現了。

    “我申請將交易提前。”

    “本來,當時定的是兩年后,現在才過去八個月。但計劃有變,地府申請在明年清明節,準備陰陽大談判。地府將由本官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其他人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能進行這場陰陽交涉的,只有我。”

    莫長浩深吸一口氣:“可以。你們想交易什么,可以現在告訴我,我立刻匯報老大,請他面呈中南海!”

    “建材,輕工業,重工業,還有……長江學者,中科院院士,千青計劃所有者死后,必須在七日內,來武陽停靈一天……地府和你們想的不一樣,不是燒紙就能下來的。而是……需要陰差親自接手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:“別擔心,再多東西我們都吃得下。”

    就怕你們給少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。”說完這句話,兩人終于推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剛走出去,周先龍就出神地看著天空。外面的軍警立刻讓開一條路,直到坐到車上,他才忽然開口:“

    我們以前……是不是做錯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莫長浩面不改色:“誰都有自己的立場。就像美國總統,一直將華國作為敵人。在我們看來,他錯了。但在他國民看來,他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的職責,決定我們必須這么做。而且,這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事。老大都沒開口,還輪不到你來頂缸。”

    “咱們只需要將這次的事情,和秦夜本人的情況匯報上去即可。在你覺得惋惜之前,應該首先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猛然提高了:“一旦秦夜真的身份有問題,或者是厲鬼,或者是有罪陰差,他以這種身份進入特別調查處高層。會出現怎樣可怕的局勢!我們的決定對不對的起以萬計算的,奮戰在對抗靈異第一線的其他調查員!一旦特別調查處出事,多少個市縣會遭遇滅頂之災!華國賭得起嗎?到時候……咱們萬死莫贖!”

    “但求無愧于心。”他猛然一踩油門:“至于對錯,留給后人評說。”

    嗚——!車噴出一陣青煙,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風吹拂,秦夜抱著諦聽很快就到了於皇寺的地方。

    這里已經成為了一片菜畦,旁邊有一口古井——他找圓智詢問過,確實,各位歷史學家,都確定,這里就是最初的於皇寺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的興致好像不高?”諦聽被他放到了地上,平靜道:“何必,總歸……他們以后會來你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還太年輕,我敢打賭,如果是李貞淑,她根本不會放在心上,你們彼此都沒錯,立場問題。時間是沖淡傷口的良藥,陽間那種如履薄冰,擔負著十幾億人生命艱難行走的情況,你會理解他們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諦聽說完,秦夜終于淡然道:“我理解,不等于我接受。好了,不要說這些廢話了,本來我都差點忘了這件事,才想起來這是在徽省……媽的!”

    “來,看看,這兒有哪不對?”

    就那種“狗兒,看看這里有沒有肉骨頭”的一臉欠咬臉。

    忍……現在不和他計較……諦聽深呼吸了好幾口,一分鐘后,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奇怪……”他跑到另一個地方,再次聞了聞,這一次足足三分鐘。愕然抬頭: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?”秦夜愣了愣:“不太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覺得奇怪……”諦聽踢了踢腳下的土塊:“這種后路型的寶藏,放在其他地方早就被五岳大帝抄沒了。也只有放在自己最能護佑到地方才能安心。護道者都出現了,這里必定有他的后路寶藏……你確定是這里?”

    秦夜點了點頭,負著手緩緩踱步:“不應該啊……種種跡象表明這里絕對有東西。而他不想放在人來人往的龍興寺,放在了已經海變桑田的地方,這是最好的選擇……而且……龍興寺你不也沒趕到異常嗎?”

    “這里我同樣沒感覺到。”諦聽木然道。

    這份寶藏,幾乎是拱手送上來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知道,沒人能猜到龍興寺下面還藏著大秘密,但現在朱明門閥太久沒有修補陣法,已經導致異象顯露,而鳳陽這個如此顯眼的地標……這塊拼圖已經完成了99%,只差最后1%。

    自己漏了什么呢?
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