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我能看見經驗值 > 第447章 【總感覺你在坑我】

第447章 【總感覺你在坑我】

作者:紅顏三千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千千小說網 www.hgphqy.icu ,最快更新我能看見經驗值最新章節!

    賀曉天領著三臉奇怪的羅杰,來到了李村族長為他們準備好的房間內。

    他手中拿著盛放孽蚌珠的托盤,心里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本來準備直接釋放強化至+7的定光燈,看看能否破局。

    只是后來福靈心至,突然想起自己能否借助場景重啟,狠狠的薅一波羊毛。

    結果萬萬沒想到,竟然真的成功。

    依然是十顆水系精華,再來九次他就能湊齊神通-《五行大遁(殘)》所需的一百水系精華。

    “老羅,自打出了李氏祠堂,你的臉色就沒有好過。人家拿刀砍你是有理由的,身為清道夫副部長你不會連這點胸懷都沒有吧?”賀曉天一邊不著痕跡的將手中孽蚌珠全部吸收,一邊打趣道。

    他不提還好,一說李氏祠堂,羅杰的臉色當即黑了下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你喂我吃下地黃寶藥,我至于迫不及待的在里面小解,然后被人追著砍嗎?

    尤其是那個族長的弟弟,真不是東西,居然招招向著他下三路砍去。

    若不是身上穿著鳳冠披霞,使得其速度無雙。

    估摸著早就讓人得手,他都省了去呔國的機票錢!

    “總感覺不對,假如你是他們其中的一員,我要是在你們家祠堂撒尿,你會輕易放過我嗎?”羅杰滿臉認真問道,賀曉天思索一番,這倒是把他給問住了。

    他是一個現代人,沒有經歷過類似古代宗族氏的村落生活。

    但根據各種文獻記載,以及老一輩人的訴說。

    一族之長的話,甚至能夠比擬律法!

    換句話說,族長若是有充分的理由,直接弄死你都可以。

    何況地魘界內的人,似乎更加重視祖宗。

    羅杰其余兩個腦袋解釋過,祖宗的力量庇佑著后代。

    平心而論,賀曉天如果是一位普通村民,看見羅杰在祠堂內撒尿。

    肯定誓要把對方給活活打死,才能消除心頭之恨。

    而族長相對來說,應該更加憤怒。

    “老羅,你說是不是咱們兩個從天而降,使得他們有所忌憚?加之靈棚內我手撕血尸,他們不得不捏著鼻子認下?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,但凡是個正常人,大半夜的從天而降落入他們李氏祠堂,誰會不忌憚?”

    羅杰思考片刻,頗為認同賀曉天的話。

    地魘界走夜路,絕對是找死的行為。

    而他們兩個沒死,還闖入了村子的祠堂。

    可以見得,二人絕對不是好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其實想要證明族長有沒有問題,還是挺簡單的。”賀曉天摸著下巴,一副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    羅杰確實一頭霧水,他不明白哪里簡單了!

    總不能直接對人家下殺手吧。

    雖然這里不是現世,沒有法律的約束,但咱們可不能當濫殺無辜的不法分子啊。

    否則與昔日無法無天的食王等人,有何不同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賀曉天給了羅杰后腦勺一下,這廝臉上糾結的表情,他若是看不出來心中所想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“我固然稱不上正人君子,卻也不是歪魔邪道。”

    羅杰聞言,直嘬牙花子。

    你那種使之異類化為干尸的手段,比所謂的邪魔外道要狠辣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廁所。”

    突然間,一種洶涌澎湃的意念傳進羅杰腦海。

    這廝立即奪門而跑,速度那叫一個快。

    賀曉天咧嘴,+10等級的地黃,利尿有點強啊。

    嚴格來說,在類似古代的地魘界,廁所應該叫茅房。

    羅杰閉氣小解,不是他窮講究。

    實在是茅房里的味道,有點大。

    在城市生活習慣后,冷不丁使用這玩意兒,沖擊力太猛烈了。

    正當羅杰提褲子的時候,一道血光竄了進來。

    辭不及防的他,轟隆一聲就被擊中胸口。

    隨后整個人就跟保齡球一樣,撞破茅房后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不給他調整化光而走的機會,血影幾乎是瞬間緊隨其后,二者臉貼著臉于空中飛行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血色人影一只手突兀罩向羅杰的天靈蓋,但一道金光迸射。

    在其頭頂戴著的鳳冠之上的六龍三鳳,似乎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血色人影手臂頃刻間爆裂,更加令人驚愕的是,羅杰身上的嫁衣,仿佛受到了挑釁般,猛然卷起。

    欲要將偷襲的血影,給纏成一捆。

    “蹭!”

    這血影亦不是好相與的簡單東西,見到事不可為,直接退走,沒有絲毫猶豫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其逃走的時候,賀曉天撞碎墻壁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羅杰與血影交手,看似時間很長,其實不過是電光火石間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無礙。”羅杰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沒有大礙。但那副咬牙切齒的表情,出賣了他心中壓抑的怒火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,好好上廁所,突然遭到血尸襲擊。

    哪怕是個泥人,都要濺你一身泥。

    “可以確定,族長一定有問題,還是個大問題。”賀曉天沒有去追,他不得不承認,自己追不上。對方的速度,絕對和身披嫁衣的羅杰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屋內,賀曉天掏出了疾風戰斧。

    羅杰看著明晃晃的斧刃,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絲不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來來來,借你點血用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就知道你憋著懷呢!”

    怪不得平常連一顆靈氣結晶都要爭取的賀曉天,會如此大方的拿出寶藥地黃。

    原來你丫的一直惦記著,我身上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刺啦——”

    賀曉天無視了一臉生無可戀,給定光燈滴血的羅杰。

    “一只不夠,再來三只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刺啦——”“刺啦——”

    羅杰看著四只放血的手腕,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待到悲劇的羅副部長,一臉蒼白虛脫的躺在床上,一動不動時。

    賀曉天這才滿意的......收起了定光燈,放入儲物空間。

    而在這一瞬間,天光放亮。

    “李慎?”

    賀曉天轉頭望去,一臉索然無味的看著,經歷了數十次的場景。

    羅杰這廝躺在地上,手拿一座牌位,滿臉認真的讀了出來。

    但,他現在很不好。

    總覺得現在的身體,比之先前還要虛弱許多倍。

    按理來說,不應該啊!

    “老羅,給你個好東西。”賀曉天話音落下,手上一閃,地黃寶藥重新出山。

    羅杰臉色一瞬間變得很是復雜,不知為何在這黃色的塊狀根莖出現在眼前時。

    他的腦海里突然閃過,一個手持鬼頭刀的大漢,滿地追著他小兄弟砍的畫面。

    “喂,這可是好東西,滋血補血。”

    賀曉天見羅杰不說話,上前一步將手中強化至+10的地黃寶藥塞進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一股暖流下肚,他蒼白虛弱的臉色,急速變得紅潤起來。

    “有這種好玩意兒,你會便宜我?”

    羅杰總感覺賀曉天,是在暗地里坑他。

    “我們可是兄弟呀!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羅杰聞言,狠狠地打了一個寒顫。

    因為每當賀曉天說起這句話的時候,他姓羅的總會倒霉。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一股強烈到波濤洶涌,下一秒就會破體而出的尿意,瘋狂襲來。

    羅杰當即就要尋個犄角旮旯,解決自身問題。

    誰承想賀曉天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扣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而后將之推到了一大片牌位前,實話實說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間,羅杰渾身的汗毛好懸沒有豎起來。

    接二連三經歷了一系列蹊蹺詭事后,你面前擺滿了靈位,誰能不害怕?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!!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為了試探,你可是跟我說過族長有問題。既然是你提出來的,自然也要由你去做。”賀曉天嘿嘿一笑,解釋道。

    但是羅杰真的沒時間了,繼續耽誤下去,就要尿褲子了!

    于是,他......

    同一時間,門外響起了密集的腳步聲。
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